EBET
Banner
公司名称:EBET装饰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阳经理
联系方式:18623665633
厂址: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
居址: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、2号裙楼
网址:http://www.longteng-mach.com

群山 杨云彪:美丽晋宁

作者:EBET时间:2020-10-16 07:31

  杨云彪: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先后任代课教师、农技推广员、报社记者、政府办秘书、云南警官学院教官,现任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文联主席。1994年开始发表作品,曾在《散文海外版》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散文家》《边疆文学》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滇池》《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时代风采》等刊物发表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多篇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别人演绎的故事》。曾获第一、二、三届“云南金盾文化奖”;首届享浓杯全国“母爱亲情散文”有奖征文奖二等奖;全国首届“上善若水杯——我的父母亲”征文作品二等奖;第八届云南警察文学奖一等奖。获“云岭警星”荣誉称号。

  晋宁是云南三大文化发祥地——“滇文化”的中心地带。又是大航海家郑和的故乡。因工作缘故,平日很少有出差机会,游历的地方极少。许多耳熟能详的风景名胜,心驰神仪的名都故川,大多都只是从书本上了解、神游,能置身其间,感受其风貌神韵的,屈指可数。

  晋宁气候宜人,植被丰饶。两千多年前,古滇王国曾在此创建了灿烂辉煌的文明。连剑鞘都用黄金打造,其富有程度令世人咋舌。青铜器制作手艺堪称一绝,后期出土的贮贝器,生动形象地展示了当时的狩猎、祭祀场面,人、物均形态毕肖,尘压土埋多年,其慑人气势依然令人惊心动魄。

  夜郎自大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。当年的滇王,面对汉使的时候,也曾提出过同样的问题。司马迁的《史记西南夷列传》中作了生动的描述。“滇王与汉使者言曰:‘汉孰与我大?’及夜郎侯亦然。”其实,《史记》中为这种“自大”行为,作了中肯的解释:“以道不通故,各自以为一州主,不知汉广大。”当时交通阻塞,罕有往来,问出这样的问题,原本是合情合理的,只是这词语后来演变成贬义了。

  《史记西南夷列传》明确记载着以下史实:楚将庄蹻为抗拒强秦、开拓疆土而入滇,楚被秦所灭后,故土难回,庄蹻“王滇,变服,从其俗”。及至西汉元封二年(公元前109年),汉武帝在滇设置“益州郡”,“赐滇王王印”。让史学家大惑不解的是,这样一个盛极一时的古滇王国,后来竟然神奇地消失了,此后古滇王国存在的所有证据就此湮然灭失,无迹可寻。有人甚至怀疑,司马迁记载是否属实,古滇王国是否真的存在过。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大批古滇国时期的文物,以及汉武帝赐予滇王的金印“滇王之印”的出土,为古滇王国的确凿存在,提供了有力证据。但是,究竟是战争,还是天灾,导致一个王国神奇地消失不见,史学届多少人为此苦苦搜寻着答案。澄江抚仙湖底古城的发现,有人以为就是古滇王国的遗址,但石城的建造风格与古滇王国的干栏式建筑大相径庭。导致此说不无牵强。有一种猜测似乎最为合理,就是战争导致的民族大迁徙,让古滇先民迁徙到了其他地方生存。现在云南的好几个少数民族,其部分生活习俗,仍有古滇先民的遗风,当是古滇王国大迁徙时,散落、定居当地而形成。据说,如今苏门答腊岛上的巴达克人,其房屋建筑样式,与出土文物中古滇王国时期的建筑风格,惊人地相似。这给了持迁徙说的历史学者一个可期之梦。

  惊鸿一现的古滇王国,美丽神秘的背影,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痴情的目光,迷醉了多少个执着于探幽显微、寻奥觅奇的灵魂。

  如果说,当年古滇王国天真率直的滇王,那句“汉孰与我大”,令人不禁莞尔,叹其狭隘的话,那么,出生晋宁、位列世界伟大航海家之列的郑和,广博宏阔,名扬四海。青史留芳的同时,为滇池湖畔的晋宁,为晋宁依傍的滇池,抵达了无垠的世界,带回了海洋的潮声。

  郑和是回族,本姓马,晋宁昆阳街道宝山乡知代村人。其祖上是元朝的贵族,父亲战亡后,年幼的马和被明朝军队俘获,遭到阉割后,被送到朱棣的燕王府中做太监。朱棣为夺取其侄子建文帝朱允炆的权位,率先发难,靖难之役中,马和为朱棣立下战功,被赐姓“郑”。这个生长在滇池边的人,也许,烟波浩渺的滇池,自幼就在他的心灵中播下了扬帆远航的梦想。从1405至1433年,二十八年间,郑和七下西洋,在世界航海史上,写下了前无古人的壮举。他出使了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船队远达东非。传播文明,促进文化交流的同时,也为当地人民带去了和平,不但剿灭航海中所遇海盗,也以强大的武装力量,止息了“喜战好斗”的岛国纷争,告诫其“循礼安分,勿得违越;不可欺寡,不可凌弱。”“不服,则耀武以慑之”,于是“凡所号令,罔敢不服从”(《明史郑和传》)。

  郑和发展贸易,拓展航路,促进了西洋各国与明王朝的广泛交流。西洋各岛国,不断有使团随同郑和的船队到明王朝随访,有的国王在中国病逝后,就安葬在中国,随从人员也在此定居,融溶进了中华民族大家庭。也有郑和船队的船员,因生病等原因,就滞留在了当地,直到今天,东非的一些部落,仍有郑和船队船员的后裔,生活在那片遥远的土地上,与当地人民融为一体。

  出生于多民族杂居的云南,让郑和自幼就有着广博的胸怀。在他出使西洋期间,所到之地,无论当地民众信仰本土宗教,还是影响广大的佛教、伊斯兰教等,郑和均给予平等尊重,还有恰当的布施,赢得了当地民众的广泛爱戴。当初郑和到达过的许多国家和地区,迄今为止,还建有不少郑和的纪念馆,表达着他们对这位伟大的航海家的景仰之情。

  2005年,是郑和下西洋600周年,经国务院批准,自2005年起,每年7月11日,定为中国的航海日。这一天,也是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日子(1405年7月11日)。

  走在晋宁的街头,念及郑和,总有海潮般波涛汹涌的激情,昼夜不息地荡涌心头。“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”对一片土地的神往和眷恋,美好山川风物之外,还有那厚重的历史,以及那历史尘烟中,伟岸人物那永远不会磨灭的精神和灵魂。

  由于云南省作协的培训地点在晋宁。短短几天的晋宁之行,环滇池漫游的匆促脚步,把一些美轮美奂的风景,永远镌刻在了心灵深处。滇池水天相连的波光,岸边诗意浓郁的芦苇,树根浸泡在水里、树干挺拔高耸,连片成林、翳日荫天的水杉,成了脑海中永不褪色的图画。

  在云南古滇名城七彩云南欢乐世界游乐园,走马观花,匆忙一瞥,游人如织,欢声盈耳。在“飞翔影院”呆了十多分钟,经历了一场平生从未有过的观影体验,按照工作人员指点,我们被安排到飞行舱座位坐定,系好安全带后,灯光熄灭,感觉双脚悬空,座位向半球银幕内缓缓移动,令人眩目的银幕,突然展现出一连串的美景:梅里雪山、普达措、香格里拉草原、纳帕海、泸沽湖、九龙瀑布、罗平油菜花海、长街宴、元阳梯田、版纳泼水节、东川红土地、鸡公山翼装飞行、苍山洱海、野象谷、版纳热带雨林、普者黑、丽江古城、玉龙雪山、三江并、流澜沧江峡谷、石月亮、怒江第一湾、独龙江、丙中洛、那恰罗峡谷、石林火把节、西山睡美人、滇池开渔节、七彩云南欢乐世界等,几乎囊括了最具云南代表性的美丽风光,全都接踵而至,扑面涌来。感觉自己骤然腾身碧霄,或从高山绝顶处,以骇人的速度往下俯冲,直达恶流滔天的峡谷深处,激荡的水花,溅了满头满脸;或在云雾飘渺中,缓缓滑行,在绿意葱茏的清幽山林间,衣袂飘飘,宛如神仙,驾云翩飞;或是驻足云朵,高居天际,俯瞰人间,万丈红尘中,烟火气息里,不论男女老幼,全都忘情欢欣,载歌载舞,猛然间理解了《牛郎织女》戏剧中的那句唱词,“还是人间欢乐多”,理解了高居天上的织女的寂寞,自己如果是神仙,此刻也肯定被“思凡”的情绪所笼罩、左右,如此人间仙境,谁能抵住诱惑!最初观影时,那种高悬天空,无所傍依,以及疾速俯冲,骤然失重的感觉,几乎令每个观影者,都发出了惊叫声。我曾经因为恐惧,本能地闭上了眼睛,企图以此逃避“险情”,最后,还是经不住诱惑,睁开了贪婪的双眼,一边纵情欣赏,一边恣意惊呼。

  观影完毕,灯光亮起,又回到了现实世界。大家都惊叹不已,兴奋地争相诉说自己的独特感受。俯拍的视角,让即使谙熟那片景观的人,也有一种全新的体验。刚过去的那十多分钟,自己似乎不再是凡胎肉体,俨然已道骨仙风,在雪峰峡谷、绝壁陡崖间,在青山绿水、旖旎风光中,穿行、滑翔、飞升、俯冲……当一回“神仙”,也得付出一些代价,我手抖脚颤,好一阵子,眩晕的感觉都没有消退,平地漫步,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。

  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;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曾经沉寂黯然的晋宁,岂止复活了古滇王国昔日的辉煌,岂止拥揽住了郑和海潮声中带回的遥远憧憬,更以飞速发展的态势,以迥然不同的新姿,实现着今天美丽迷人的冲天梦想。

EBET